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28365365体育在线 > 福建省安溪县一年多前就开始变相实施农药专营

福建省安溪县一年多前就开始变相实施农药专营

2018-08-02 18:25

    南方农村报讯(记者李晓芬)海南正推行的农药专营政策,在福建 省安溪已实施了一年多。

 2010年初,毒豇豆事件将海南蔬菜拖入信任危机,随后催生出颠覆性的农药管理变革 。就在同一时间,我国乌龙茶主产区——福建安溪已悄然完成农药专营改革:农药产品经政府报备、准入后,由6家批发经 销商组建的“安溪县新合作农业生产资料有限公司”(下称“新合作公司”)统一招标、代理,零售店只能向各自挂靠的经 销商进货,再限价销售。业内分析,安溪农药专营对堵截禁限高毒农药进入茶园发挥了很大作用,但带来的弊端也不容忽 视。

茶叶农残超标

逼迫走上专营

  即将进入安溪秋茶用药高峰期,安溪农技推广中心一分店老板黄明峰忙碌又焦虑。 “产品种类不多,很难开配方药,有时不得不把茶农推荐到其他农药店。”黄抱怨,“这都是农药新政准入的结果”。

  茶叶是安溪的支柱产业,全县茶园总面积达60万亩,年产茶叶6万吨,涉茶产业从业 人员达80多万。当地经销商称,安溪是福建农药销售重点区域,销售额约8000-9000万元。近年来,茶叶频频检出农残超标 ,比如茶树上禁用的“三氯杀螨醇”最常被检出。

  为确保茶叶质量安全,安溪开始推行农资经营管理变革,黄明峰口中的“限制农药 准入”便是其中一项改革。

  2009年7月至2010年3月,安溪县政府发布一系列文件,推动改革,提出农药经营归 口管理,由安溪县农业生产资料公司等6家农资经营单位与原主管部门脱钩,联合组建“新合作公司”,隶属县供销社;基 层农资经营网点一律向各自的挂靠单位进货,而挂靠单位需管理好下属经营网点,并承担相应的经济责任和法律责任。

  同时,限定产品进入门槛。规定农资产品在进入安溪前,应向县农业主管部门提出 申请,经审查合格登记备案后,由新合作公司委托中介组织公开招标,中标产品由县物价局统一定价。

  “政府出面组建一个公司统一操作,其实就是专营。”8月18日,北京迪智成管理咨 询有限公司资深咨询师王建国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。2010年4-11月间,王建国多次赴安溪调研农药市场,对政策运作、产 品招标等过程非常清楚。

  王建国认为,在农产品农残超标严重的当下,安溪加强掌控农药市场是为了保护安 溪铁观音的品牌,“政府对农药管理力度加强是个趋势。”安溪县长坑一农资店老板徐永忠、黄明峰等经销商纷纷称“出 发点是好的”。

产品低价竞标

设定最高限价

  安溪农药政策在争议声中强制推行。与海南不同的是,安溪一直未提“专营”二字 ,而以“创新模式发展农资连锁经营网络”代之,而且保留符合要求、证照齐全的所有零售店的经营资格。整改后,全县 有500多家农资经营网点,但必须挂靠一家农资批发经营单位。

  “批发商规范了,茶叶高毒、高残留得到了一定控制。”黄明峰承认,政策对净化 市场有帮助。王建国也认为,虽然不能说一瓶高毒农药也找不到,但对禁限高毒农药应用范围、数量起到了很大程度的限 制。

  在熟悉安溪市场的某厂家区域经理李春华看来,产品终端销售价格比安溪之外的市 场便宜一些,“政府追求物美价廉的产品”。李介绍,产品进入安溪市场的竞争相当大,最后只有50多个厂家100多个产品 中标,企业往往会报低价竞标,“不少是为安溪量身订做的产品。”

  王建国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,在产品评比中,价格和质量同样都占30分的比重,甚 至有企业赔钱竞争。另外,安溪县物价局对每个产品都有零售最高限价,全县产品价格基本上是透明的。

  可是,看似严厉的管理政策并没有杜绝农残事件发生。2010年10月北京市工商局发 布的一则食品安全信息,其中3批次标名为铁观音的安溪茶叶检出“三氯杀螨醇”,被要求下架;2011年8月8日,福建省质 监局向媒体透露,针对上半年安溪铁观音检出“三氯杀瞒醇”残留超标的问题,约谈了分管茶产业的安溪县政府主要官员 。

产品单一利润薄

零售商另辟蹊径

  不少经销商认为,目前安溪农药市场的确暴露出很多问题。

  “最大问题是中标产品与生产需求脱节。”有30多年农药经营经验的黄明峰说,一 是很多中标产品对防治茶叶病虫害效果不佳,去年茶尺蠖暴发,不得不引进非中标产品;二是以茶叶为重点,蔬菜、水稻 上缺乏对口药剂,比如水稻稻瘟病防治常用的三环唑,就不在中标产品之列;三是经营产品品种少,很难开配方。

  徐永忠称,招标时,衡量产品质量的指标只是厂家提供的农药登记证、生产许可证 等,根本没有药效对比,企业为控制成本,往往在质量上打折扣。王建国认为,福建只有安溪实行专营,禁用很多农药, 比如除草剂、叶面肥,“农民发现以前管用的药,本地没有销售,就会偷偷跑到其他市县买。”

  “不少农资店私下卖未中标产品,我也这么干。”徐永忠直言,除了药效问题,还 有就是中标产品利润太低。一位有批发资格的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,渠道利润压缩,一般产品经销商的利润为5%,个别产 品有10%;而零售商利润在10%-20%。

  “厂家日子也不好过。”李春华介绍,中标只是拿了一张门票,并没有为企业增加 销量,反而由于经销商的网络固定、利润有限,渠道积极性受影响,“已经有中标企业放弃这个市场。”

  让经销商、厂家明显感觉到的是,安溪农药市场运作严重违背经济规律,渠道受束 缚,市场反而没有活力。王建国、李春华等业内人士都认为,“专营政策只是权宜之计,不能长久。”

  李春华建议,引入产品要加强对市场需求的把握,建立一个让经销商、零售商有合 理利润的渠道,“不能让渠道变成搬运工”。王建国表示,安溪出现的问题,可以给其他地方提个醒,“政府角色到底是 什么,不是一旦发现行业不规范,就行政强制干预,而忘记监督的职能。”

  在安溪农资市场,更多的渠道监管责任已归到新合作公司。“近一个月查私卖未中 标农药非常严,公司有权取消挂靠,农资零售商从而丧失经营资格。”黄明峰介绍,现在政府推“农资监管与物流追踪平 台”,要求茶农凭卡购买农资,凭卡追溯,农资店条形码将所售产品录入数据库,“但店主不录入,茶农扔掉卡,也没办 法,操作很难”。(文中零售商、李春华为化名)